当前位置: 首页  >  艺苑奇葩  >  文学副刊


李翔的诗

2016-01-05 15:35     

作者简介:李翔,云南镇雄人,昭通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小说、散文等作品600余篇(首)发表于《星星诗刊》《中国诗歌》《中国诗选刊》《诗歌周刊》《博客文学》《边疆文学》《红河日报》《汉唐诗刊》《昭通文学》《永善文学》《扎西文学》《红地角》《赤水源》《昭通日报》等各地报刊杂志。从事职业教育工作,城市中国·镇雄之窗网站论坛编辑。昭通诗社社长兼社刊《昭通诗人》执行主编。

镇雄飞歌

滇之东北,故乡是镇雄,镇雄是故乡

古邦之都,人文蔚起。盛半壁飞歌,载一城文化

赞歌,结合一首诗的力度,隽画意诗情——

赋山水,草木,可爱的人

借古邦之下的琵琶,弹颂一江春水

看万物,蓬勃生机,钟灵毓秀

以一杯清酒,敬仰大地

月光是最好的弦。粮食和烟火,在杯中升华

幸福不断,弦不折。紧凑时代主题,曲谱百年芳华

如此,我把嗓子一直亮着

城外,幸福的人把春天打开。青青的瓜蔓,丁香和红花

诱惑,内敛。蝴蝶踏入暗香,采风而来——

似女子的衣袂飘舞,婉约,优雅,不染纤尘

城内,人文景观,不负一座城市的高度

大雄古邦的风采,似党旗迎风,舞动红色的力量之歌——

挥出去的汗水,拼出来的幸福

夜未央,城市和乡村

把月光相互串联,牵手,问候,嘘寒,问暖——

爱的流通,美的哲学

桃花绯红,怀春。一片、两片、三片

或千百片。映现苍穹碧落的帷幕,娇羞、烂漫、妩媚

形若盛满爱情的米酒,一饮就醉

田园深处,简单的生活旋律,在花间高涨

风轻拂,一个适合心跳的季节

把诗意的理性和感性在枝头繁衍暗香,让笑靥,楚楚动人

把柔媚放出水,让花朵在眼睛之内吐出黎明

生活的最强音,于大地的土壤里种下幸福

在未来的时间里倾听果实的声音,好梦,无孔不入

水之恋。河之魂。

百年青竹,酿十里酒香

坐拥赤水之源,执杯盏,邀月

借云赤竹根,把酒临风,梳理生活

为乡情交换心事,剪不断

四季话题的尾巴

女人的质和名,柔软的度和量——

雨河,赤水河,洛甸河,穿山河,桐车河

面对河流,可省略语言的浮躁,用眼睛,和她谈心

有若干根酥软的骨头,赋予河流之躯

为此,我喜欢把诗意的影子

揉入她的体内,让多情的人,惊呆一刻一秒

打捞出一条河流的温度,就如同收获到

一季果实。她本身的平静与纤柔的美

是我想抱走一朵又一朵浪花的理由

弱水三千,在每个夜里擦亮双眼

放下倾听的姿势,起身,握手。她一定像极——

春天最初开放在我面前的一朵花

乌峰之脉,大地之邸。耸城北,倚凤翅

可濒临览众山,看峰峦沟壑。或隽雅,或秀丽,或磅礴

颖悟斯山灵性,传天然之神韵

峰之艳,如火,如心。辛勤的人,携乌峰山脉之坚

光芒和温度,从坚实的骨子里掏出——

让信念扎根热土,热爱万物

此时抑或彼时,皆有追赶日月的步伐。铿锵,落地有声

“坚韧不拔、敢为人先”。他们正在接近一座山的焰火

更为猛烈的焰火——把三百六十五个日子,烧沸

隐喻(外九首)

隐 喻

下一秒,需要把过程进行剪辑

让结果,占领经过。栅栏打开,风进来

鱼打破透明的玻璃缸,腥味落在黑夜

猫全副武装,蒙面而来

结果不再成为未知,规律已被打破

鱼成为猫的夜宵。花朵打开

灵魂便会出窍,劫难,是鱼将自己送走

如果需要进行一次侦破,寻找所有的

线索,时间地点人物,都需要

从黑夜入手。当然,那尾已经死去的鱼

它或许没有理由,去成为别人的腹中之餐

但更多的迷惑,是它的的确确,已经死去

此刻,那只猫似乎并未潜逃

它在回忆黑夜中短暂的凄美——

关于自己怎样卷走黑夜的风暴和生命

还有那一刻,昙花绽放

和生命萎缩的距离

这个夜晚,获胜的猫和失败的鱼

它们故事性的,开篇经过和结尾

其实都无需,让我们采取多样性的手段

去颠覆愚昧和嘴馋。而万物,此刻还在

各种各样的引诱中生存着

或知足,或感慨,黑白分明,在花朵中

寻找果实。或贪婪,或暗渡成仓

暴戾恣睢。让乌鸦点燃磷火,喊醒预言

失眠说

今夜,我再次成为,异乡看管黑夜的人

无需借风壮胆,磨刀霍霍

只需借助一只鸟,一只黑色的鸟

借助它诗意的影子,去熟悉一个夜晚的

真实面孔。熟悉它的心跳,它的脸红,甚至

它包庇之下的,蒙面者——那些捂着耳朵

走路的人。风在低处,触手可及

我有权抓住,这个夜晚的任何把柄

包括引诱,贪婪,放纵,离奇

包括欲火,心跳,作乐,殉情

当一只鸟把翅膀隐形,它闭口不言

不再把预言呐喊之时

我就可以交出黑夜。打开它的每一个

安全出口。让阳光越狱,让一把火

偏离重心,烧毁叛逆

其实在此之前,我并非,职业性的守夜者

我并不习惯,用心去辨别

异乡的黑。辨别它的南北风向,和标识

就像我,不习惯在斑马线上,看街头的

人来车往

而这个城市,它有着怎样的黑

促使我,为它提着光阴,打坐,失眠

春风辞

告诉春风,我已备下

清香的烧酒

就等你来,装点你的山河

培育你大地的女儿

看她们百花妖艳,看她们

比月光更享芳华

而我看上的美人,是桃花

告诉春风,我的烧酒

一喝就醉。我是一个怀春的人

需要你的包容,等你来

让我带走桃花

把爱情,系在洁白的羊群身上

让他们,驮我们回家

虚 谷

雪下的时候,我说不出和糊涂

到底相差,十步或者百步

“雪下的时候你就来,我会为你,

烧一炉红红的炭火,寂寞地等待”

雪下的时候,你不来,我不敢出去

怕错过十年之前,与你说的,温度的故事

雪下的时候,我一直重复做着

火苗升腾的,空虚的等待

而此刻,阳光是破解雪唯一的密码

等待是光阴,路过青春时走丢的情人

故乡劫

又有人,离开故乡了。这些天

火车在抢载时间,众人而来,在车身中

把村庄和自己,执意掰开

又一次远行,故乡的草木总是越来越远

城市的呼吸总是越来越重

有人,似重返熟悉的旧巢

怀揣熄灭的灯盏,寂静,如水

波澜不惊。故乡和城市

似乎只是两个,来回奔跑的代名词

而有人,用眼睛抱着故乡,藏着不舍的

温度和光芒

故乡是一片树叶

是他们不得已舍去的,最初温暖

南下,北上。总有人在春天,被远方呼喊

无需手执火把,照亮前程。虚空和实

就把未来,赌注给下一站。这些年

远行如集体的症结,或疤痕

一些好运在前方,一些青春在别处

而故乡,那些生命的鲜活

正在被远行的脚步

或催眠,或留守,或面对一个方向

望眼欲穿

 

流连时光,兼或乡愁

脚步是不会停止的,脚步是不能停止的

这么多年了,我学会充当

日月的傀儡。走南闯北,涉水踏山

抓白天的火焰,啃夜晚的骨头

逮清风的衣袖,吟河流的苦涩

只为让身为一株漂流的草,能够站稳脚尖

看生活中,本身尽可能发出的,一点微光

这些年,骨头老去,身子却容不得低微

这些年,我村庄的河流干涸,麻雀搬家

这些年,我是背叛故乡的罪人

逃离田园,逃离烟火。事实上,故乡一直是

我的呼吸。如翻飞的失群的鸟,不会

因影子的孤独而被时光忽略

而比如的这些飞鸟,它们在每个天黑之前

都会回巢。回到旧时的屋檐,或树梢

回到,它本身的故乡。如我回到

最初的恋巢,最初在母亲臂湾里憨笑的

还未露齿的孩童。而这些

都永远回不到过去。无论故乡的每一粒

尘土,每一条河流,每一棵树,兼或

村庄的围栏之处,耀眼的红妆下走过的爱情

——这些最初的梦,都被我行走的脚步

改变了一切属性。复制光阴,却保存不了

生活原始的文件。而此刻

唯一能绑架的,不过是时光的碎片,和影子

尽管这样,我们也还需要假装年轻

假装对万物的热爱,和饥渴

还需要重新整理日子,挖掘年轻的模样

需要赶在迟暮之年的前头,返青打马河山

凿岩开路,班门弄斧。于悬崖边上勒马

于峰回路转之时抬头,挺胸,接近灵魂

接近我们还未走完的,每个奔赴生活的刑场

学 术

由空虚组成的骨头

在疼痛里,失衡

辛味和苦涩,源于药物

比起疼痛的水

河岸,更为真实一些

安静或者撕裂,总不期而遇

稻草和铁,划破身体的

水域。血液的流向

注解,交错

红色的十字,直行,不弯曲

它只负责叫醒骨头或血

往往与哲学,无关

逐 瘀

温度过低,大雪之后

可以找到更多的

蜷缩的理由。我颅内的血

也因此而涉嫌贪懒

他想安静一会

想让脚步,做一次

断断续续的缓行。他在制造着

一个伟大的阴谋。以刀子割裂头脑的痛

抒情自我的杰作。似乎还想

剥开颅内的皮肉脱离组织,窥视肉体之外的

南北风向。或月光之下

消瘦的水草,和异地的天

其实,我一直相信

我永远都是他的主人

当从针管间注入经脉的白色液体

正在向他靠近之时

他已经明白,懒惰是他在这个冬天

犯下的

最大的错误

这一次我留在异乡

或许可以把自己比喻为,从故乡飞走的

一只灰鸟。在腊月,羽翼被异乡的

时光冻结,束缚。这一次,我留在异乡

把自己的脚步进行反绑。我只能

给故乡的炊烟和火塘寄去怀恋。只能

和故乡的人,说声抱歉或晚安

故乡在滇以北,异乡在浙以南

“天涯远不远?天涯不远

天涯还会远吗?”这一次,故乡和异乡

有着距离。我是这次追赶天涯的人

看千帆过尽,看日月倒流。这一次火车没能载我

翻山涉水。这一次火车破例

没能由南向北驶入我的田园,河流和村庄其实,异乡也有潜藏的世俗和人情

需要挖掘。尽管比起故乡,比起干净的泥土

它多像一座,烟花落寞之后的空城

而此刻,我是心甘情愿,做一粒被时光

置入空城的种子。我需要破茧成新

需要彻底的做一回,异乡的熟悉人

待来年花开,或长发及腰,再把自己

拽回故乡。看桃花盛开,看异乡和故乡

在一条直线上,可以来回奔跑

迟缓后的另一种虚述

先别发出感叹,请安静的

让花朵慢慢含羞,让草木在时间里

迟迟复活。二月的春风把剪刀收藏

请容许它,对万物的催促

放慢脚步。此刻我们可以坐下来,腾出时间

看月亮绕道行驶,看河流爬上山峰

看飞蛾避开火焰,看羊群追赶豺狼

是的,春风不来,花朵不开

此刻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去寻找万物的逆向,和渊源

我可以首先想到女娲,想到石头补天

想到石头在一夜间,流落街头,然后粉碎

其次,我可以想到大雨,打湿天空

想到自然和宇宙成为情敌,他们摸黑走路

把树叶塞进树杆,发泄内心的不满

夕阳是最后的想象,它被晚风强行杀伤筋骨

随后拖下泥土,亲吻,或者凌辱

而这些,我们无权去干涉和追究的万物生灵

其实它们,与虚构的想象无关

更多是以,雪一样的迷宫方式,致使我们

发出轻微的触感,和闯破规律的骚动

就如挨着屋檐的蛛网,被虫子发怒的撕破

就如一朵不赶时节的玫瑰,被爱情刺伤

就如一位妖媚的诗人,在骨髓里

经营男人的骨头,和意淫他人的身体

这所述的一切

他们和自然,与迟缓,孤独,想象相关

而此刻,我仍然需要,回头点击二月的属性

待石头柔软,蚂蚱唱歌

待云朵撤退,风雨协调

那时定是,繁花正好,蝴蝶采风而来

县内新闻:

媒体镇雄:

专题报道: